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钢铁行业上演并购狂潮国内市场反应冷淡

钢铁行业上演并购狂潮国内市场反应冷淡

时间:2006-11-18 10:12:10返回列表

新日本制铁公司公布了将于年内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上调对巴西大型钢铁公司米纳斯吉拉斯钢铁集团(Usiminas)的出资比例,进而提高对该集团经营的支配权。新日铁此举是想用纳斯吉拉斯钢铁集团生产的钢材就地制造用于汽车的钢板,以满足丰田汽车、本田汽车等在巴西的日资汽车生产企业对钢材的需要。随着汽车钢板需求的扩大,通过直接获得股份强化生产体制,从而扩大钢材的供给能力。

其实,这只不过是今年全球钢铁行业并购风暴中并不起眼的一个事件。可以说,全球钢铁行业在2006年掀起了并购高潮,7月份,当时世界排名第三、第四两家钢铁企业新日铁、浦项制铁宣布结成联盟;8月,钢铁生产商米塔尔宣布以340亿美元的价格正式收购排名第二的阿塞洛,;10月,印度钢铁制造商塔塔钢铁(Tata Steel)宣布以51亿英镑(合95亿美元)收购欧洲第二大钢铁生产企业哥鲁氏(Corus),如果成功,塔塔将超越宝钢,成为全球第五大钢铁生产企业。“并购”显然已经成为今年全球钢铁行业的关键词。

虽说同为并购,但个中原因却大相径庭。新日铁增持米纳斯是为了更方便地供给目标市场;米塔尔竞购阿塞洛是为了实现资源和技术的强强联手,打造全球钢铁“巨无霸”;新日铁和浦项的合作则是为了抵御他们的扩张;塔塔瞄准哥鲁氏则是因为垂涎这一欧洲第二大生产商的技术实力。

与国外市场上动辄上百亿美元的并购案相比,中国——这一钢铁产业需要整合的国家,其国内市场却着实显得平静很多,两年来钢铁行业急剧扩张所造成的集中度过低的局面仍然未见改观。10月30日,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第四次信息发布会上,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表示,同去年同期比较,或者同2003年中国钢铁业开始发力增长之初相比,困扰中国钢铁业未来发展的产业集中度过低的问题仍未解决。钢铁产业集中度过低,造成成本增加、阻碍产业升级,俨然成为制约我国钢铁工业发展的“顽疾”。那么,为什么我国钢铁产业的整合之路会如此漫长呢?

中国国外招标网分析师认为,主要原因有二。其一,资源储备和生产技术水平趋近,使得钢铁企业缺乏整合的内在动力。从前面的众多案例,我们不难看出,单从生产环节来看,推动钢铁企业整合的主要因素有两个,资源和技术。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钢铁企业在选择合作对象时,或者是看中了对方的(铁矿石和焦炭)资源,或者是垂涎对方的技术,他才会有收购的想法。然而,在目前中国的钢铁行业,这两个因素都不具备。从资源上讲,钢铁企业的主要资源包括两种一是铁矿石,我国铁矿石进口依存度超过50%,对进口资源依赖较高。国内企业在铁矿石资源开采上也比较分散,缺乏像印度那样的资源储备占优势的钢铁企业。二是焦炭,我国钢铁企业自产焦炭比重较小,大部分都要从市场上购买,所以也就不存在资源集中的可能。从技术水平上讲,除了宝钢、鞍钢、武钢等大型钢铁企业具备一定的高端产品生产能力,其余的企业技术实力基本趋同。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整合,也难以形成资源或技术上的互补,所以,也就没有了整合的动力。

其二,地方政府的价值取向,是阻碍钢铁产业整合的重要外因。我国的钢铁企业中,国有企业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这其中除去宝钢、鞍钢等央企外,都是由地方政府控股。而地方政府出于税收和就业的考虑,往往对收购,尤其是外地企业的收购存在非常大的戒心,这种抵触强于外资。所以,在面对收购或联合时,各省有各省的算盘,各市有各市的想法,无形中为国有钢铁企业的重组设置了很多的障碍。正如罗冰生所说,“国内钢企的整合涉及到各省市、地方利益的调整,所以,国家应该出台有关政策兼顾各省市利益,来解决跨地区、省市大范围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带来的问题。”

以上两点虽然并不能完全概括我国钢铁行业整合所面临的诸多困难,但笔者认为,这些的确是我国钢铁产业重组不能回避的两个重要问题。而且,在全球钢铁行业兼并风暴愈演愈烈的时期,如果国内企业不寻求自身联合,很有可能会被国外同行分而食之。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丰富的原料(此处特指焦炭)、廉价的劳动力成本,任何一家国外钢铁巨头都不可能视而不见。


在线客服

报价咨询

拨打电话